您当前的位置 :北仑信息网 > 旅游 > 女性花费28,000个“配对桥梁”,仅为移民找到“外国英俊”

女性花费28,000个“配对桥梁”,仅为移民找到“外国英俊”



离婚的中年女性有一种心血来潮,通过互联网找到外国男友,然后移民。在支付了28,800元的服务费之后,她仍然没有找到“外国人和帅哥”,所以提供相关服务的公司被报告给了浦东新区法院。但是,面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最终撤回了他的案件。

寻找翻译公司来帮助约会

邹女士(化名)在湖北,现年40岁,初中文化程度。离婚后,她独自与十几岁的女儿住在一起。 2013年的一天,她突然提出这样的想法:如果她能找到一个外国男友并嫁给他,她和她的女儿就可以移民到国外。

兴奋的是,邹女士认为她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既不说英语也不发电子邮件。有没有公??司提供这项服务?很快,邹女士发现上海浦东的一家公司能够提供相关服务。在网站上,翻译公司声称能够提供“配对”服务,翻译情书并负责向双方发送信件。

邹女士高兴极了,立即打电话给公司。经过几次沟通,她在家里录制了一个自我介绍视频并将其发送给翻译公司。 2013年11月15日,邹女士从湖北飞往上海并签订翻译服务合同。翻译公司承诺,只要邹女士及时提交其个人信息,公司保证她的信息将在10天内出现在外国交友网站上。公司指定专人负责跟进服务,邹女士的中文信件和外国男子写的电子邮件将由特殊人员翻译。邹女士的义务在合同中有规定,包括及时收到外国男性信件的来信。否则,公司不保证服务的效果,也不退还。在交流过程中,邹女士应该投入感情,时间和精力。此外,如果邹女士独自与外国人接触或不能控制公司的有效性,则视为合同已完成。

申请在开房前提取证据

合同签订后,有一些外国人一个接一个地联系了邹女士。过了一会儿,邹女士怀疑这项服务的成效。她说那个联系他的男人要么是一个80岁的男人,要么是一个20岁的朋克,他觉得自己被骗了。 2014年12月,邹女士向法院报告了翻译公司,理由是提供的日期信息是欺诈性的。在审判期间,邹女士坚持说,她从未成功地与外国人会面并约会,并且符合合同的退款要求。然而,被告提出的另外两项证据使邹女士无言以对。在第一份证据中,邹女士和一名外国男子在武汉同一家酒店住宿,还有邹女士和男子的电话记录。第二个证据显示,邹女士在上海的一家旅馆与一名外国男子住在一起。

面对这些证据,邹女士无言以对,最后申请退出。

[法官提醒]

该案的主审法官表示,在这场纠纷中,邹女士正在约会和约会,其目的是与外国男友结婚并携带外国绿卡。这个出发点有其自身的问题。

由于受教育程度低,邹女士不知道如何联系有兴趣的外国男子,也无法直接与对方沟通。双方的联系和通信都必须由翻译公司处理。事实上,被告欺诈的风险很难控制。

此外,原被告签署了翻译服务合同,对被告的义务更为宽松。从合同的角度来看,翻译公司只需要将外国人的信件交给邹女士,并做相关的翻译工作,这样就可以成功地与外国男人见面,很难说是违约。

法官提醒说,婚姻应该基于深刻的感情。无论是外国男友还是高价婚姻,只要它受到功利主义思想的驱使,所得到的就是坏爱或好爱。邹女士的经历很有同情心,但应该更具反思性。

4399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