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仑信息网 > 教育 > 吃香辣鸡肉,定制皮肤蝎子,告诉对方长征的血肉之躯

吃香辣鸡肉,定制皮肤蝎子,告诉对方长征的血肉之躯



[摘要]十二年前,历史学者刘彤出版了一本书《北上: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首先描述了毛泽东与张国藩在红军长征上的激烈斗争。毛泽东曾把这次称为“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

两年前,历史学者刘彤出版了一本书《北上: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首先描述了毛泽东与张国藩在红军长征上的激烈斗争。毛泽东曾经说过,这一次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回顾当时的出版过程,刘彤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这本书涉及张国藩的敏感话题,如中央委员会和西部红军的建立。经过几轮修改。”

今年9月,《北上》纪念版发行。刘彤没有对此版本进行任何修改和补充。 “现有的历史资料都在这里,现在再次出版。我认为本书的重点是经过时间考验的。”

刘彤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一直致力于长征的历史研究。在第一版《北上》的基础上,刘彤将其扩展到另一本书《中国的1948年:两种命运的决战》。这种写作历史很容易想到黄仁玉的《万历十五年》。刘彤也承认,他受到了黄仁玉的极大影响:“将历史的研究和研究融入到我们自己的叙事中,以便有更多的读者。”

刘彤说,每当他看到长征历史的细节时,他都会感到“非常新鲜”。 “这是当时的一个生活场景。通过这些历史细节,我们可以恢复红军士兵的情绪,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真正的情感,”刘彤说。 “我觉得讲述历史仍然符合司马迁的方式。既不是教科书式的宣传,也不是学术研究,而是历史。”

2关长征的误区

时代周刊:你在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说,对长征有两个误解。首先是长征不是浪漫,而是“强迫的战略转变”。你为什么这么说?

刘彤:这不是我说的,但毛泽东说。在公开场合,毛泽东说,长征是“红军不怕远征”,但在党的高层会议上,毛泽东一直说长征,错误路线的结果。如果它不是错误的路线,它怎么会在基地失去并被迫行进25,000英里?在长征开始时,没有人会想到他们会去25,000英里,没有人提前设计过这种行为。他们都一步一步走了。在毛泽东抵达陕北之后,他将这些痛苦的教训写入《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其中一个致力于战略撤退。事实上,它是对长征历史教训的总结。

长征不是红军的倡议,但由于博古和李德错误的路线,迫使红军占领江西革命根据地并犯下一系列战略失误,加上江西地区的事实本身很穷,红军实际上是在未能维持之后,提出了长征的转移战略。

你在转学过程中去哪儿了?怎么去?谁将领导?在此期间,有许多斗争,如遵义会议的斗争和张国藩的斗争......因此,长征确实经历了很多苦难。在当时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拯救红军并保持革命事业真的不容易。

时间周刊:关于长征的第二个误解是“没有人为纪念红军的长征而写下了一场争斗。”你解释说“这实际上是因为很多高级干部,包括很多高级干部,都不理解。党内的内幕人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息封锁?

刘彤:这一事件表明党的斗争必须在党内最高层进行。在最高层次上,这种矛盾和斗争是正常的。没有人想要切断红军和革命,但无论选择什么样的意见,只有一个正确的意见。在撤退过程中,党内最高层经历了许多挣扎。这些斗争只记录在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记录中,不能向下传达。如果它们被向下传送,它们很容易导致军队的不稳定并导致军队的混乱。

在毛泽东和张国藩分裂的最后时刻,中央政府通过了一项决议,谴责张国藩的分裂,但这一决议只传达了中央委员会的层面。如果你是军队的负责人,你就不会知道。这表达了对当时整体情况的尊重。

人性方面:吃辛辣鸡肉,做皮肤虱子

时代周刊:作为一名研究长征的历史学者,您认为长征研究的新趋势是详细的,最大的进步是对细节的研究。在互联网上,详细记录了何黛洲写的一张《遵义日记》,详细介绍了红军吃辣鸡和定制皮的生活细节。它非常生动。您如何看待长征历史中这些细节的位置?刘彤:长征中的红军干部也是人,有情感,有血有肉。在长征期间,虽然我经历了这么多的艰辛和艰辛,但我仍然可以享受生活中的乐趣。这对我来说非常新鲜。

在长征期间,并不是每天都要与生死斗争。每一天,有很多事情,感情是有尊严的。相反,生活的许多细节反映了红军乐观的一面。攀登雪山时,有消息显示红军的乐观幽默。这些历史资料完全恢复了红军作为人类的感情。我非常喜欢原始历史资料中的这些生活细节。

长征研究的新趋势,一个是细节,另一个是实地考察,没有实地考察就很难理解很多历史细节。例如,四渡赤水,这么多军阀,这么多国民党四面包围红军,他们为什么不能消灭红军?您可以到现场调查当地的地理环境。那时,每个人都在两条腿上行进。在这座山上,他可以看到他在山顶,但他无法赶上。此外,红军拦截了国民党军队的电报,掌握了情报,知道哪里有敌人,哪里没有敌人,只知道要去哪里。这些东西必须基于历史学家的实地考察。没有任何个人感受,他们无法解释红军如何脱颖而出。

时间周刊:当实地考察与历史文件冲突时,历史学家应该做些什么?

刘彤:最大的例子是飞泸定桥。原始历史资料是由俘获泸定桥的证人撰写的。当他们来到泸定桥所在的地点时,他们会知道原来的爬行绳索无法完成。一条100米长的链条,至少15分钟,你怎么逃脱子弹? !所以里面的记录是有问题的。在采访了当地人之后,我意识到红军在夜间疯狂奔跑了三百四十英里,并在黎明前抓住了泸定桥。四川军接到通知说,第一天,他们负责拆除桥梁板,但由于泸定桥非常狭窄,只有三四个人可以工作。一天晚上,四川军队还拆除了四分之一的救援人员。没到,红军赶紧用火遏制,迫使四川军队烧掉桥头堡,让红军铺板爬桥,只赢得了泸定桥。当地人讲述的历史故事,我认为这是可信的。重新走长征,加深历史责任感

时代周刊:根据第一版《北上》,你将其扩展为《中国的1948》,从切面显示中国历史,让人想起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您如何看待黄仁玉在其历史中的方法和成就?

刘彤:在写书的过程中,黄仁玉的影响对我来说很大。当他发表《万历十五年》时,它引起了中国历史的轰动。如何描述历史?它已经成为历史学家思考的话题。是采取学术途径还是用更容易理解的语言表达以吸引更多读者?黄仁宇此时做得很好。

我后来读了黄仁宇的个人回忆录,他的学术道路非常曲折。作为国民党军官,黄仁宇经历了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的内战。最后,作为一个战争输家,他去了海外做历史研究。他的写作方法从未被学院接受。黄仁宇本人也被挤在美国学术界。

我也想采取不同的方式,我不想写我所看到的作为讲道的历史。另一方面,我不想把历史写成学校叙事。复杂的研究很容易被读者忽视。我想告诉读者一个故事。这个叙述的过程包含研究和研究。我的写作自然不是主流,但我可以有更多的读者。

时代周刊:你怎么看待80年代和90年代后的长征路?

刘彤:历史研究是一个不断解放思想的过程。首先,它必须基于现实,其次,它应该适应公众的接受习惯。我认为重拍长征是一个好现象。现在80年代和90年代之后的时代是不同的。这是一个开放信息的时代。每个人的想法都是多元化的。不同的人回到长征路,他们的感受是不同的。

但每个人都是同一种情绪,一种追求老一辈精神的情感。就像我离开长征路并站在山顶时,我加深了对红军前辈的感情,加深了我对历史责任感的深化。

资料来源:《时代周报》2016.10.25媒体链接

吃香辣鸡肉,定制皮肤蝎子,告诉对方长征的血肉之躯

作者:

傅聪

腾讯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