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游戏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体育

曾雪麟:519后球迷想枪毙我不再看中超国足比赛

发布时间:20-06-09

今天是曾雪麟85岁的生日,这离他被查出患上尿毒症已半年有余……

曾雪麟:519后球迷想枪毙我不再看中超国足比赛

人物档案

曾雪麟1929年12月生于泰国,7岁时回到老家广东梅县,20岁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并于1954年调入八一队,次年结束匈牙利的学习、训练后加入国家二队。体育新闻网透露,30岁时,他开始了主教练生涯,并先后率天津队、北京队获得全国联赛冠军。1983年至1985年,担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他率国家队获得第八届亚洲杯亚军。1985年,他率领中国队参加第十三届世界杯足球赛亚洲区预选赛,在经历了震惊中外的“5·19事件”后引咎辞职,随后他转入在训练局成立的咨询委员会。1989年底退休后前往南方生活。1998年,69岁高龄的曾雪麟曾出山任深圳队领队辅佐韩国名帅车范根,此后,曾雪麟还担任过深圳队的顾问。除了不时亮相深圳队,退休后的曾雪麟还经常应朋友邀请做基层足球推广活动、做一些基层比赛的嘉宾、顾问。



“‘5·19’后给我们家寄来的‘上吊绳’和‘刀片’差不多有两大箱子

父亲已很久不看国足比赛了,他之前看国足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

父亲不仅不看中国足球连谈都不想谈了”

———曾雪麟儿子曾丹戈

对于中国国家队来说,曾雪麟,是一个永远无法回避的名字。今日,是曾雪麟85岁的生日,但他却只能在医院度过。自今年5月开始患上尿毒症后,曾雪麟已经在位于深圳的医院住了半年有余。初见曾雪麟,只感觉与照片中曾经那个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老人天差地别。一脸苍白,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惟一感觉有些神似的,是那张被疾病折磨得疲惫不堪的脸上,依旧泛着笑容。看到成都商报记者后,老人挣扎着支撑起半躺的躯体,颤巍巍地伸出了右手。握住这瘦骨嶙峋的手,冰凉。对于曾雪麟来说,中国足球,是他不太愿意提起的话题,甚至当有人提起中国足球的话题时,他也会把话题扯开去,他怕这会影响自己的食欲。

伤疤

“‘5·19’毁了我的后半生”

“‘5·19’后球迷喊的不是‘下课’而是‘枪毙曾雪麟’”

谈到曾雪麟,不得不谈“5·19”。1985年5月19日,曾雪麟率领的中国队征战第13届世界杯外围赛,在北京迎战中国香港队,在打平就可以出线的形势下,却因为一名球员的“上书”变了味道。当时队中一名球员主动向更高领导上书,称一定会打出气势。这封“保证书”被披露后,当时全国的球迷与媒体都认为,“不赢中国香港队3个球,就不算赢。”

这样的情况,让当时的助理教练戚务生很反感,戚务生提醒曾雪麟,“别听他们说三道四的!”但真的能够不理吗?受到这种舆论影响的曾雪麟在战术布置上出现了严重的失误,而队员们也全都杀红了眼,李辉甚至将故意倒地拖延时间的对手拖出了场外,最终全场28次射门的中国队以1比2不敌只射门6次的中国香港队。球迷们为此痛哭流涕,他们围堵双方球员、砸烂公共设施,要求与足协领导对话,酿成了轰动一时的“5·19事件”。

尽管曾雪麟最终引咎辞职,但球迷们却并没有放过他,他们给曾雪麟寄去刀片、绳子,曾雪麟一度连出去洗澡都要带着球员当保镖。家里的窗户,不知道被球迷们用石头砸碎了多少次。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伴不得不叫当时的领队张俊秀多看着他点,生怕他承受不住压力,想不开。“你知道,当年输给中国香港队之后,球迷喊的是什么吗?不是像现在这样喊‘下课’,他们喊的是‘枪毙曾雪麟’!我30岁开始当主教练,从天津队到北京青年队到北京队再到国家队,整整26年,但是‘5·19’之后,我几乎再也没有当过主教练,‘5·19’毁了我的后半生。”

谈到如今的国家队,曾雪麟选择了回避,“不怎么看了。”曾雪麟儿子曾丹戈似乎看出了父亲的尴尬,“他已经好久不看国家队的比赛了。”或许真的不太愿意谈国足,曾雪麟低着头,再次狠狠摁了一下自己的双腿,随后又将头抬了起来,“你还没吃中午饭吧,快回去吃饭了。”老人对着儿子摆了摆手,“你快送送他。”在老人的催促声中,成都商报记者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上午11点。

无奈

体制问题让他心灰意冷

“中超和国家队比赛他都不看,谈也不愿意谈”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了曾雪麟的儿子曾丹戈。曾丹戈说,“5·19”对曾雪麟的影响很大,但并不是对他的伤害,而是让他看清了中国足球的症结,“让他感到困难的,其实也就是事情发生后的一两年,毕竟,当时给我们家寄来的‘上吊绳’和‘刀片’差不多有两大箱子,但后来随着时间过去,球迷也开始理解他,影响也就慢慢淡了。”

影响变淡,也让曾雪麟能够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失败的原因。“他认为,中国足球不是一场球的失误,不从体制上改,不输中国香港队也还会输亚洲其他的二三流球队。”曾雪麟曾想身体力行地尝试一下。为此,他从叔叔曾宪梓那里得到支持,成立了一支“金利来”足球队,由他自己任主教练,有曾宪梓做后盾,钱的问题根本不用发愁,但真操作起来才知道他的想法太超前了。他根本要不来队员,如果以高薪聘请,其他球队的教练会对他老曾有意见。他终于知道多年形成的僵硬体制绝非他老曾能带头拱破的。“金利来”足球队也就中途夭折了。

曾丹戈说,“父亲当时本来还想做些其他的尝试,但后来母亲因为心脏病去世,对他影响很大。”老伴去世,让曾雪麟感到不能在北京的家中待下去了,再不换个环境,精神就有可能崩溃。于是他只身南下深圳。曾雪麟是广东人,他在深圳的朋友多,加上他是个名人,各方有事都来求他。深圳搞足球队,他自然逃不脱顾问的职务,转播什么重大比赛,这个北京话和广东话都会讲的专家便到电视台大谈球经,什么商社开张让他出席,他这位老好人也不爱拒绝。

不过,尽管生活的一切中心都是足球,但曾雪麟对于国家队,却并不愿意再多谈,“别看现在有好多人都和他聊国家队,但他自己真的不太愿意多谈,看得也不多。”曾丹戈说,曾雪麟之前看国家队的比赛,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时他还在给深足当顾问,另外就是当解说,所以才会看看。”但现在的曾雪麟,不仅不看,而且连谈都不谈了,“中超和国家队比赛他都不看,有时和他的朋友吃饭,别人谈起中国足球,他也让他们不要再谈这个话题,免得吃不下饭。”曾丹戈说曾雪麟确实不太愿意谈中国足球,“说到中国足球,大家总会叫他发表意见,他不愿意说这些。”

曾雪麟语录

1

“中国足球烂在了根子里,上面的树枝树叶不可能茂盛。”

2

“中国足球很明显是生产关系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中国足球不改革,就没有希望了。”

3

“从1985年到现在,中国足球的战术指导一点都没有创新,就是稳固防守,快速反击,一直都没有改变,这样踢球一辈子都别想踢好。”

曾雪麟病情已得到控制

“医生说他的肾脏功能还有恢复的可能”

曾经历了“5·19”的前中国国家足球队主教练曾雪麟,据体育新闻报道称,今年5月初从泰国儿子家回到深圳后,便因为尿毒症住进了医院,病情严重时不得不住进深圳人民医院的ICU病房。不过,据曾雪麟的儿子曾丹戈介绍,曾雪麟目前情况比较良好,恢复得也比较迅速,病情已得到控制,“最好的消息是医生说他的肾脏还有一定的功能,还有完全恢复的可能,我们现在就采取保守治疗的方式,尽量让他自己的肾脏工作起来,然后再配合透析。”

最瘦的时候只有60多斤

“5月中旬的时候,其实就有些发病了,但当时没有当一回事。”曾雪麟表示。因为长期保持锻炼,曾雪麟的身体一向很好,这也是他第一次因病住院,倔强的曾雪麟不允许儿子将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其他人。曾雪麟的朋友们从5月开始,就一直联系不上他,而这种“失联”的状态,一直保持到了6月8日。“6月8日早上,我接到来自医院的电话,他们告诉我,老爷子休克了。”曾雪麟儿子曾丹戈急忙赶到了医院,但首先拿到的却是曾雪麟的病危通知。“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曾雪麟被送到了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在这样的情况下,曾丹戈也顾不了父亲之前的要求,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了出去。“打完电话后,我就一直在病房外面守着,不敢离开,我怕我刚一离开,就看不到他了。”在ICU时,曾雪麟每天醒着的时间并不多,而且也吃不下多少东西,最瘦的时候,甚至只有60多斤,这个体重,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难以想象。“那段时间,我看着他就觉得难受,结果他自己还觉得没什么,说话的时候,都笑呵呵的。”

最想的是能站起来踢上一脚球

“现在呀,就是腿不争气,没办法用力,想要站起来,都必须要扶着其他的东西,就和小孩子一样。”一边说着,曾雪麟一边使劲按了按自己的双腿。自从1989年老伴走了以后,曾雪麟就强迫自己习惯一个人的生活,除了冬天去儿子那里之外,他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在深圳,同容志行、年维泗等老朋友一起参加一些足球活动,就是他平时生活的全部。“在北京也有房子,但我不习惯在那边,这边我朋友多啊,白天和大家一起聊聊天,外出走走,晚上回到家有时候给泰国的儿子打个电话,有时候躺在床上看看放在床边的家人照片。”曾雪麟每年都会有大半的时间在外奔波,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球友、球迷。

曾雪麟一生要强,当时他不让儿子通知其他人自己生病的消息,也是不想让人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但在曾丹戈看来,曾雪麟其实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曾雪麟确实也很渴望与那些老朋友见面,“容志行都来了四五次了,北京的战友、老深足的队员、全国各地的球迷,知道后都来医院探望我。”曾雪麟说,自己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能够尽快站起来,“我还想多走走,最好还能踢上一脚球。”


(体育责编:郭娜 

)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