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游戏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女篮

帕切科曝国安时期多个内幕:0比4/队员威胁/罗宁

发布时间:20-05-22

记者刘翔宇报道 有太多错综复杂的原因,导致帕切科的下课,在这次寻访过程中,帕切科也针对他执教第二年遭遇到的具体问题,做出了解答。外援的问题、本土球员和外援间的不融合、决定他命运的比赛、他和俱乐部高层的关系……帕切科的讲述里,至今仍有不解。

[外援取舍]给我的和我想要的……

外援选择不力,是帕切科执教国安两年中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尤其是第二年,葡萄牙边锋马努的加盟,是帕切科的“致命伤”。对此,帕切科也承认,这是让他最始料未及的,“如果在葡萄牙,你说起马努,人们都会竖起大拇指,说他是个好球员,但没想到到了中国,情况却完全不同了。”帕切科说。

对于马努的失败,帕切科总结说,主要是因为他脆弱的心理素质以及对环境适应较慢所导致的。

马努在加盟国安之前有着不错的履历,他还代表本菲卡参加过欧冠,可见其实力。不过在2012赛季加盟国安之后,马努却对于新的环境始终没能适应,赛场外和队友之间并没有建立起很好的关系,赛场上的表现同样难以令人满意。“在中国踢球的外援挣得都要比本土球员多一些,如果说外援踢得好,具备相应的实力,那么中国球员都会没话说,如果外援表现一般,和人们预想中的有差距,那么各方面的压力都会一起到来,媒体和球迷会给予他压力,而更让他受不了的会是来自中方球员的奚落。”帕切科说,马努就经历了这一切,当他没有完全适应这里,无法发挥全部水准的时候,中国球员对他失去了耐心,“这也很正常,中国球员觉得你挣得比我多,但却没我踢得好,就会去埋怨他,瞧不起他,如果换做一个心理素质好的球员,他会不在乎,而如果心理素质不好的话,别人越是说他,他心理负担会越重,就会越踢越糟糕。”在这方面,马努明显是心理素质差的,他因此而被废掉,雷纳尔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国安外援当然也有心理素质好的,“同样是外援,如果中国球员敢说乔尔不好,乔尔就会直接回骂,毫不含糊,这也不会影响到他的状态。”帕切科说。提到乔尔,有人把乔尔离开国安的事情归结到了帕切科头上,说因为帕切科不喜欢乔尔,实际上并非如此。

“在2011赛季结束之后,我给俱乐部写下了一份我认为应该留下的球员名单,其中就包括乔尔,我希望俱乐部能够和他续约。”帕切科说。结果,俱乐部再和乔尔谈续约的时候,乔尔要的价格比俱乐部给出的价格多了十万美金,双方一度没有谈拢。随后乔尔返回澳洲。俱乐部思前想后,同意提高十万美元,再联系乔尔的时候,他却已经答应了申花,理由是申花二话没说给到了那个价格,而且用“能够和德罗巴、阿内尔卡一起踢球”作为条件,于是乔尔心动,离开国安。

在交谈中,帕切科也询问到了国安今年引援的情况,“新来的巴西前锋踢得如何?”而新引进的边后卫他更关心,“两年前我就说需要一个边后卫,我一直想要一个,但是没有买来。”帕切科说。

至于其他几个外援的选择,帕切科说,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人,“在引进外援时并不顺畅,每次我要买这个,他们却买了另外一个……”帕切科说,在2012赛季开始前,他其实最想引进的是当时效力于布拉加的前锋利马,“那时候利马28岁,而且并不算太贵,俱乐部没有买来,而后利马被本菲卡买走了,如今身价已经翻了几番。”帕切科说,几个心仪人选都没有搞定,雷纳尔多、卡鲁等人变成了备胎。

关于外援问题,让俱乐部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俱乐部想引进劳尔,而帕切科没有同意,对此帕切科表示,确实如此,“劳尔来了也许会对我们有帮助,但是他会去香河基地封闭训练么?我们在客场住的酒店他能满意吗?”帕切科说,他确实不同意引进劳尔,“卡努特也不是我的首选,那时候我想要的是圣克鲁斯”,帕切科直言不讳。

本赛季,卡努特在国安阵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多次成为国安的救世主,帕切科看在眼里,他说卡努特具备这样的水平。“这是一个高水平球员应该做的,但上赛季卡努特来国安的时候,他是从假期过来的,已经很久没训练了。那时候他的状态不好,明显很注意保护自己,一方面怕受伤,另一方面也要熟悉这里的联赛。”帕切科说,卡努特在今年经过冬训的系统训练后,恢复了状态,而且在熟悉了中超之后,敢放开踢了,这对国安来说是可喜的。帕切科遗憾自己没赶上卡努特的“好时候”,去年卡努特加盟的时候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决命战役]“他们踢我们就不踢了”

上赛季国安主场0比4惨败于长春亚泰,这场比赛的失利以及帕切科赛后的言论成为了他下课的最主要罪状之一,俱乐部高层在清算帕切科时,也多次提及那场比赛。时过境迁,帕切科同样对那场比赛耿耿于怀,他在与记者的交谈中主动说起了那段并不美好的回忆,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国安主场与亚泰一战,是当赛季的第26轮比赛。此前两轮国安客场连胜申鑫、人和,积分蹿升至第四位,正在为争夺亚冠席位而全力冲刺。表面上看起来,此前连胜的国安有着不错的势头,但实际上却暗流汹涌,危机四伏。当时帕切科的帅位已经开始动摇,外界种种压力让他必须在主场拿下亚泰,队内也开始有不和谐的声音,尤其是国内球员对外援的不满,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当场比赛被安排在周末进行,但是在赛前,周中的时候,却有人私底下找帕切科聊了聊天,“一个国内球员找到了我,他代表其他国内球员跟我沟通,说如果(与亚泰的比赛)那些外援踢,我们就不踢了。”帕切科说,从那个球员的态度来看,他感觉国内球员似乎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某种一致。

至于国内球员如此排斥外援,并以此逼宫的原因,帕切科认为:“他们觉得外援没有他们踢得好,他们想去以他们的方式赢得比赛,赢得奖金。”

但当时的帕切科,却坚持了自己的想法。他对那名球员说:“如果你想踢,你就踢,你如果不想踢,我会派我认为对的球员去踢。”当场比赛,帕切科派出的首发阵容和之前差别不大:守门员杨智;后防线周挺、郎征、徐云龙、张辛昕;后腰祝一帆、徐亮;前卫王晓龙、朴成、格隆,前锋雷纳尔多。其中,主力后腰马季奇因为本场比赛累积四张黄牌停赛,因此用了祝一帆。

结果,比赛开始后,国安失去了以往主场的气势,被亚泰反客为主。上半场第16分钟,曹添堡为亚泰率先打进一球。随后国安虽然创造了几次扳平的机会,但却都与进球失之毫厘。

比赛进入到第63分钟,国安依旧0比1落后,帕切科终于“妥协”,他同时做出两个换人调整:格隆和雷纳尔多被王长庆、邵佳一换下,如此一来,场上完全都是中方球员了。这一换人在当时被看做是帕切科的赌博,实际上却是迫于无奈。

“我给了他们近30分钟,我把所有外援都换下了,结果呢?我们又丢了三个球!”帕切科愤怒地说。亚泰面对国安的这套阵容,在比赛的第74分钟、82分钟以及最后时刻连入三球。最终,当场比赛国安主场0比4惨败。

这一结果创下了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国安主场最惨痛的失利。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帕切科说到:“今天不是我们的幸运日,我们输掉了一场对我们很重要的比赛,我们现在落后了一步。我们在比赛开始前20分钟失去了自己的组织,对手利用这个机会打入进球。0比4对谁来说都不舒服,但0比4和0比1是一样的,都是输掉了三分……”

这场比赛的失利以及帕切科“0比4和0比1是一样的”说辞,让俱乐部高层大为光火,几乎就此判定了帕切科下课的命运。

“我给了中国球员机会了,我让他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让他们去证明自己可以比外援踢得更好,结果就是又丢了三个球。”帕切科说,这也是他为什么说 “0比4和0比1是一样的”的原因。

“比赛后,我找到了那名赛前找我的球员,我问他‘现在你有什么话说?’”帕切科发了狠,后者无话可说,随后几场比赛,帕切科逐渐失去了对那名球员的信任。

至于另一场被质疑的比赛,国安与拜仁的友谊赛,帕切科觉得自己的决定并没有错。在那场比赛中,以二队出战的北京国安,最终主场0比6输给了拜仁,此战成为帕切科的把柄,据说俱乐部高层对这样的结果以及帕切科以二队出战的态度很不满意。现在再谈起那场比赛,帕切科持同样观点,“巴萨在全主力出战的情况下,被拜仁打了7比0,他们(拜仁)总是能在比赛中进很多球,这并不稀奇。”帕切科说,至于轮换阵容,他更是觉得相比友谊赛,接下来的联赛更重要。

[终极困惑]婚姻关系?雇佣关系?

实际上,在上赛季还剩最后七轮的时候,帕切科的帅位已经不保,俱乐部放出了“如果不进亚冠,就铁定下课”的信息,当时帕切科身上的压力已经很大,“我那时候告诉付豪,不要告诉我报纸上写了什么,我们不管外界说什么,就全力去争取胜利就行。”帕切科当时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比赛上。结果已经极为危险的国安,却凭借着在最后七轮的抢分,一举拿到第三,杀入亚冠,帕切科完成了目标。

“最后七场前,没人相信我们可以进前三,只有我们自己相信,他们想我们会输给申鑫、舜天、贵州、中能,结果我们四个客场,赢了三场,平一场,最后一个主场,我们赢了广州恒大。”半年之后,帕切科依然能够清楚地记起每一轮比赛的结果,但让他伤心的是,球队打进亚冠,竟无人祝贺。“倒数第二轮,我们客场平了舜天,锁定了联赛第三,我们完成了目标,可以去打亚冠了,但是在回到北京后,没有人祝贺我们,没人提到这件事。”

联赛最后一轮,帕切科的最后一战,国安主场对阵恒大的比赛在大雨中进行,结果国安1比0获胜,赛后帕切科加入到了答谢球迷的行列,他说那天他哭了,因为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一场,想起了过去两年的所有事情。答谢完后,俱乐部准备了庆祝20周年的横幅,全体球员和教练在横幅前合影,帕切科走在最后,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合影,直到其他人叫他过去,他才凑过去,站在了最角落的地方,颇为尴尬。

“我知道第二年是很困难的一年,老队员又老了一岁,队伍在前一个赛季拿到了亚军,想要提高必须要突破瓶颈,所以我也希望能够在引援上有作为。”帕切科说,外援最终没有找来心仪人选,内援他一直想要山东的吕征,同样没有搞到。

“那一年从一开始我们就很不走运,我们的守门员在联赛开始前肩膀就受伤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打不了比赛,”帕切科说的是主力门将杨智,在其受伤后,2012赛季初期的大部分比赛都是由替补门将侯森打的,“两人之间实力还是有些差距,另外,雷(雷腾龙)也受伤了,这让我们也很被动,因为双线作战,周挺和辛昕需要替换,当雷不在的时候,我们就比较棘手,因此在联赛开始阶段我们的防守确实有一些问题。”帕切科说,不幸的事情都赶到一起去了。

在外援不利,主力因伤停赛大半赛季的情况下,国安最终依旧打到了第三,加上第一年的第二,这样一个主教练,最后同样难逃下课的命运。

相比那些不幸,更严重的是他和部分球员,以及俱乐部高层之间的裂痕,比如他和张永海、毛剑卿之间,再比如他与罗宁之间。帕切科说,张永海的训练状态差、经常向教练组挑衅是他不能容忍的,而毛剑卿身上的酒气让他无法继续给他机会,在这个问题上,他和国安高层、和罗宁间,都存在不同意见,始终没能达成一致,让双方之间最终渐行渐远。

“之前的一年半,我和罗(宁)之间配合很好,这段婚姻是完美的,但最后的半年,罗完全消失了。”帕切科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固执的性格让帕切科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尽管他认为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是完全为球队考虑的,但有时候却难免顾及不到球员以及俱乐部高层的感受。或许这也正是帕切科可悲的一点,直到最后,他还认为这是一桩婚姻,但在中国,俱乐部高层和教练之间,永远只是“老板和雇员”的关系。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