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游戏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女篮

一个日本教练的中国梦:带中国国奥去巴西

发布时间:20-03-01


       他是一个日本人,26前他代表的日本国奥队在进军汉城的路上倒在了中国队脚下,当时他的对手包括如今中国最优秀的教练马林、唐尧东等人,26年后他率领辽宁队夺得了全运会男足乙组的冠军。他叫仓田安治,他说有一个梦想,“2020年,我希望我能带领中国队出现在奥运会的赛场上。”

      日本足球改革始于中国

      日本足球的发轫是最近30年的事情,1990年代之前他们在中国面前基本上抬不起头。仓田安治毫不避讳这一点,他甚至把日本足球改革的发端归结在那次折戟汉城,“那届奥运会我们没有出线,高层的领导发了话,‘再这样下去,日本足球就走到了尽头。”日本足球改革就此拉开序幕,5年后中国红山口会议也拉开了中国足球改革的大幕,然而两国足球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轨迹。

      1987年的奥运会预选赛,留给日本人的是无尽的伤痛,那时的中国队拥有亚洲第一中锋马林,更有唐尧东、柳海光、贾秀全等一干悍将,仓田安治说:“1987年在汉城奥运会之前的国奥队预选赛,日本队当时输给中国队了,我当时是日本国家队的一个成员,当时是跟现在辽宁队的主教练马林成为对手,那届国家队没有出线以后吧,在日本国内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成为了日本足球的一个转折点,上面的领导发出了一个指令,再这样下去的话,日本足球就会走到尽头。”

      也正是来自于高层的指示,最终促成了日本足球的改革,仓田安治说:“当时日本足球想出了两种策略,首先是要推出自己国家的职业联赛,再一个就是各个年龄段的青年队有一个明确的纲领。应该说那场比赛输掉之后,导致日本国内足球界发生了巨变。到目前为止是25年左右,当初制定的政策一直在这里执行下去,今天的成果也是25年积累的结果,光是想着把国家队的水平提高上来,会非常困难。”

      日本从开始酝酿改革到最终推出职业联赛,一共用了5年时间,期间他们制定了一份长达20年的规划纲领,仓田安治有幸参与到其中,这份纲领直到今天还让日本足球受益。中国足球在1992年遭遇伊尔比德惨案,随即召开了红山口会议,并且决定推出中国的职业联赛,2年后甲A联赛仓促上阵,仓田安治认为中国的足球改革跟日本相比缺少了一份纲领性的文件,并且没能按照最初的规划一直走下去。

      中国青训缺少规划

      在中国执教两年,仓田安治最大的困惑就是无组织无计划,“我经常不知道自己明天要做什么,这有点不可思议,这些事应该是早就规划好的,按部就班的执行就行好了,但是在中国我完全看不到一份完整的计划。”

      没有计划,没有纲领,这是仓田安治在中国执教最大的感受,也是他认为造成中日足球差距的根本原因,“感觉中国的各个年龄段的青训,没有一个具体的明确的纲领,尤其是训练的纲领,这是不可思议。感觉每一级的国家队,每个年龄段的青少年都应该有明确的纲领,每一个年龄段的教练员也应该有一个纲领,如果没有的话将来会越走越难。”

      在中国世界杯、奥运会是压倒一切的任务,但是仓田安治看来还有更重要的比赛,那就是各个年龄段的世青赛,“不能光想着世界杯怎么样去出线,你首先要考虑的是包括U23、U20、U17这些队怎么能够展现在世界面前,日本也是考虑的可能会细致一些,相对而言日本更重视这些比赛。”

      中国希望通过全运会来刺激足球的发展,仓田安治的球队拿到的一块金牌,最终折合在辽宁代表团的金牌榜上是三块金牌,仓田安治接受采访的时候陷入深思,他说:“我一开始对全运会非常感兴趣,奥运会的第二年就是中国的全运会,全运会也是为了培养下一届奥运会的人选,可以说是中国的奥运会,但我不太清楚是不是这次拿到了冠军别的项目就是有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资格?感觉这种刺激的方法可能会有一定的作用,不过我认为最好还是从根基做起的,就像我一直在说的,需要一个青少年的整体的纲领。”

      仓田安治在中国遇到了不少的苦恼,很多都是跟规划有关,“感觉做计划特别难做。一直到大赛开始之前,才会有日程表出来,这样对于我做计划非常难做。如果年初给我一份大的纲领,然后根据这个去做一个这一年的训练比赛计划,最后去执行。如果这些日程确定不了,我也只能在这等,可能大体会有一个什么比赛,但是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那你说我的工作该如何开展?”

      中国球员欠缺的是细节

      同样是足球改革,日本走上了腾飞之路,中国足球却曲曲折折一路向下。在仓田安治看来,中国、日本两国球员的差距其实并不大,“能力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也许日本球员的细节会好一些。”

      在亚洲范围来看,中国球员的身体条件绝对是一流的,至少是好于日本,仓田安治说:“从体力和身体上来讲,中国的运动员会占优势,但是就足球来讲,打一个比方,就像拉小提琴一样,是一个非常需要技巧的东西,需要从小的时候就培养这些东西,然后再回到足球,用脚来控制球,去做一些判断和反应,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说肯定需要刻苦认真的训练来作为基础,这方面中国的运动员和日本的球员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日本有一项很简单的颠球训练,一组10几个人同时颠球到对面的端线,这一组中有一个人的球掉了,全组都要重新开始,训练的时候教练不会监督,但是有人掉了全组人会很自觉的回到起点。仓田安治说:“这是属于球感训练的一种,对于控球非常的重要,日本如果是年龄稍微大一点,颠球再掉的话是感觉非常羞耻的一件事情。在中国碰到这种情况,真是不好意思,我在队里也碰到过,但是也就混混就过去了。训练就是大家保持一个好的心情,确实很重要。但是没有这种态度在里面,光是心情,态度也是松散的话,就达不到训练的效果和目的。”

      在仓田安治看来,日本球员在训练当中的执行力更好,他认为这需要在日常的细节当中逐渐培养良好的习惯,有一个规矩,大家都要遵守,“现代足球运动员在场上,个人来讲是身体越来越好,战术也越来越丰富,这样的话在场上的空挡会越来越小,每个人的那球时间会非常的短,这样的话对运动员的要求就会非常的高,怎么样在拿球之前做预判和反应。这方面需要中国队员要做的,也许还要走一段路。我要求我们这个队的队员,吃完饭把桌子放回去,把垃圾收拾干净,场地上也是在训练完了把垃圾收拾走。在场上需要大家去做什么,场下也需要大家做一些要求,不能光做场上而不做场下的。去年我们队拿了一个全国U17队的总冠军,今年我们又拿了U18全运会的冠军,我觉得有很多因素在里面,这两个冠军也不是轻轻松松就拿的。我感觉这个队,是一个没有规矩的队,肯定不会连续两年拿两个冠军。”

      辽宁U-18的全运会在仓田安治麾下两年,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认为如果这支球队到日本参加类似全运会的比赛,小组出线没有问题,“这个队伍打日本那种教学比赛,感觉水平不会太差。这个队的队员个人能力肯定有,而且这支队成立这么久,也是一个能打硬仗的队伍。不管对手实力强与弱,就算是输也不会输得很难看。”

      留洋对中国足球没多大用处

      90年代日本足球开始腾飞的时候,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去巴西或者欧洲踢球,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他们迅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作为日本足球人,仓田安治却提出了“留洋无用论”,他认为日本足球的成功跟青少年球员留洋没有太大的关系。

      看看香川真司在欧洲踢得风生水起,中国球迷不由得心酸不已,欧洲联赛如今已经难觅中国球员的身影了,仓田安治的话也许可以稍微宽慰一下球迷,他说:“日本足球在国外得到认可还是在最近几年开始的,日本90年代在国外踢球在国内知名度最高的就是三浦知良,那个年代就好像是三浦一个人取得的成功。现在的日本国家队有很多人取得成功,但是这个也是日本青训搞起来了,这批队员成长起来了,这批球员在国内、国外打个比赛,就被球探发现了。我个人感觉,国内如果基础没打好,直接送到国外去,就算是回来,成就也不会非常大。”

      全运会的赛场上有很多留洋球员,但是仓田安治对他们的评价并不是很高,他说:“我也看过很多队员,也有从国外回来,有的一看我就想,你是在国外踢足球的吗?”在他看来根本还是本国的青训,“青训首先要有质量保证,然后一两年打一下中超的比赛,然后到国外去再回来,我感觉这样的效果会更好。我现在看中国国家队的比赛,也感觉他们的技战术是比较好的,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

      日本足球善于总结,每次大赛之后都要开一次全国性的总结大会,发现问题及时去解决,并培养想相应的小球员,“尤其是那种世界性的比赛,我一开始说的那几个年龄段的世界锦标赛,日本队不管参不参加,这四个年龄段比赛的录像日本队都会拿回去分析,讨论世界足坛的趋势是怎样的,然后咱们的青训要朝这个方向发展。在这方面,法国比日本还厉害。法国那边青训的教练员每一年或两年必须要到世界性青年大赛去看,然后写一个多少字的报告送给足协。”

      留洋和青训之间,仓田安治认为青训的分量更重,他认为:“青训体系是一个国家足球发展的根本,留洋并不是一条捷径,也未必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中国足球要想走好自己的路,最根本的还是要做好青训工作。”

      梦想带中国征战东京奥运会

      仓田安治是一个严谨的人,采访行将结束的时候,他突然说:“我有一个梦想,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我希望能够带领中国队参加。”在仓田安治的眼睛里放射出异样的光芒,他有些兴奋,也似乎是在憧憬。

      尽管中国足球暂时处于落后的态势,但是在仓田安治看来中国没有道理搞不好足球。“我接触了很多中国的教练,也接触了很多中国孩子,他们都有很好的潜质。就青少年训练来说,在日本并不是很看重成绩,衡量一个教练,一个球队的标准有很多,每个年龄段的需求都不一样,可能年龄越大,对成绩看的越重一些,比如说20岁的球员,那肯定要以成绩来衡量了,但是12岁的孩子就不能这么衡量。”

      中国的青训体系之下有一个现实问题,青少年教练收入低、没地位,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做青训教练。对此仓田安治也颇为认同,“中国的青少年教练收入确实不是很高,在日本也有同样的问题,不过日本青少年的教练收入要略高于社会的正常收入。这样的问题全世界都存在,确实一队的教练员的位置确实是有吸引力的,谁都想去做,但是日本也有在国内一直搞这种青训的,而且干得时间特别长,在圈里同行也是认可的。在欧洲,那边可能有人一辈子都做青训,他们有的专门做12岁的,或者专门只做15岁的,分的特别细。这个行业里,有的在乎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有的不在乎别人的评价,因人而异了。”

      青训体系当中仓田安治认为教练员起的作用非常重要,“优秀的青少年教练要了解足球,然后还要知道,我这个队员要到一队去了,他还欠缺什么,需要有这个预判能力。队员到一队了,技术不出众了,心理上紧张,体能上跟不上,走到一队之后,他最差的地方在哪,我要想办法去弥补他的弱点,他要能够激发队员的欲望。”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当中,仓田安治一直在强调中国需要一个纲领性的青少年规划,他认为如果想进军东京奥运会,中国足球必须从现在开始行动起来,“我希望中国足球能够把各个年龄段的纲领做好,青少年教练员的培养重视起来。队员运动员的身体素质,中国、日本、韩国是没有差距的,东亚的文化生活饮食习惯都非常相近,身体素质也是一样的,教练员的训练方法可能因为每个国家做的不同,可能会有一些差别,我相信中国足球不会一直这么低迷下去的。”

      2020年的奥运会在日本东京进行,仓田安治非常希望能够参加本土的奥运会,他已经在中国拿到了全国冠军,他说这个冠军对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带领中国队参加奥运会,这是他人生的一个梦想。


(体育责编:丁俊龙 

)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