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北仑信息网 > 财经 > 临终关怀的四个“镜头”:守卫直到生命结束

临终关怀的四个“镜头”:守卫直到生命结束



原标题:临终关怀的四个'镜片':监护人直到生命结束

养老院的照顾者正在喂老人。

制图/冯小娜

老人和病人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生活问题。春节的节日和团圆期望无法阻止生命的消亡。

在2018年春节的第17天,癌症的老人王兴国完成了他的生命。 “今年可能无法实现。”这是一个月前医生给他的诊断。奇迹没有发生。

令人欣慰的是,王兴国在去世前将近半年接受了临终关怀服务,并没有遭受太多的痛苦。为了安全地治愈绝望的病人,对临终关怀的需求正在被放大。

(文中的一些访谈是假名)

■镜头之一

折磨

去年,80岁的王兴国患上了胃癌。在医院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并被判无治疗价值后,他转到青岛北区红十字会老年护理研究所接受临终关怀护理。

在养老院,照顾者照顾王兴国的饮食生活,让他翻身,擦洗,换衣服,喂食,医生和护士观察病情,注射和输液。痛苦是王兴国一生中最强烈的感受。当他受伤时,他会惹麻烦,忍不住蹲下,然后在床上滚来滚去。每次护士来对抗疼痛时,护理人员都在帮助安抚他并蹲在他身边,让他冷静下来。

在2018年1月的最后几天,他慢慢地睡着了,直到他失去了呼吸。 “不再需要有罪。”王兴国的女儿送走了他的父亲,试图安慰自己。从父亲被诊断出来并且无望的那一刻起,这种分离就越来越接近她了。让他的父亲在医院的急诊室接受“过度治疗”,充满了管子,以挽救无效的死亡,或在家中“等待死亡”遭受痛苦,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称重后,她将她的父亲送到养老院。

“整整一天都得到照顾,让他保持干净和体面,给他一个痛苦,和他说话,我每天来上班看他,他不会那么痛苦和孤独。”父亲在养老院住了近半年,这次远远超出了她的期望,她有点安慰。

垂死病人的痛苦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根据医学数据,超过70%的晚期癌症患者有疼痛症状,有些患者可能不愿意甚至自杀。缓解疼痛和转移情绪是临终关怀的主要内容。北红十字护理院院长谢东告诉记者,临终关怀也称为临终关怀。这不是治愈方法,但并不意味着放弃治疗,而是在病人死亡前几周。在几个月内,它可以减轻引起不适的疼痛和其他身体症状,缓解心理问题和精神恐慌,并使患者面对死亡。除了身体疾病外,心理恐惧和焦虑也会与压力患者纠缠在一起。在谢东看来,这源于患者病情造成的“失去感觉”。 “他将与其他人比较。其他人可以自己吃。我不能。我可以走路,现在我不能走路。身体机能的逐渐丧失会让他担心并害怕。“

当他第一次进入养老院时,段瑞生很难吃。他只能吃少量的液体食物。肾功能衰竭和心力衰竭几乎摧毁了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逐渐吃了食物。他抬起手指,在床边的桌子上指了一盒草莓。他骄傲地说:“有一天我可以吃这样的盒子,我的女儿每天都会买我。”尽管如此,段瑞生并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乐观,“我知道我不能变得更好,过一天。”

随着旧体衰退而丧失的能力使段瑞生受苦。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去了南方,该国的省份几乎去了那里。现在他已经73岁了,他的活动仅限于一张床。

虽然力量很弱,但段瑞生仍然健谈,回想起他年轻时的灿烂岁月,在沉重的目光下,微弱地闪烁着。 “我也喜欢读书,《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茶花女》我看过很多着名的书。我曾经有过很好的记忆。我可以看到我读过的书。我现在记不住了。”段瑞生女儿一直在鼓励他,并答应等他带他到台湾省去书店。他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镜头2

生存

在青岛市中心医院,两名患有晚期癌症的患者被诊断为无法治愈,并且处于临终关怀阶段。其中一位是患有胃癌的27岁女孩。在护士长汤淑梅的眼里,这个女孩一直很坚强。 “每当她问起她的感受时,她都说没关系。”

根据唐淑梅的说法,与普通病人的治疗不同,死亡前的临终关怀治疗需要更多熟练的护理技术,这些技术通常给予高级护士,以避免因人为因素给患者增加额外的疼痛。同时,临终关怀更注重心理支持,倾听和指导患者。 “患者经常说他们觉得这种疾病不好,他们很无助,但他们不愿意离开。我们有时候不能用语言安慰他,更多的是在听。”在胃癌结束时,这个女孩最初不愿与唐淑梅交流。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她逐渐向她敞开心扉,她的话语表达了对世界的无限怀旧。 “她有一个孩子,只有两三岁,她一定不能把孩子放在心里。”女孩的丈夫和母亲一直陪着医院。每次看到母亲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唐淑梅都感到难过。 “她太年轻了,送白发女郎是最伤心的。”

“在发现严重疾病后,家人没有告诉她,但她似乎明白了。”唐淑梅说,女孩耐心地配合注射和输液,从未表现出消极抵抗,从不抱怨,仍然隐隐约约地生存。希望,这是她强劲表现的源泉。 “事实上,患者在最后阶段生存的愿望非常强烈。这种愿望可以帮助他们维持更长时间的生活。我希望她能在这个春节中度过难关。”

北红十字会养老院的护理主任谭美松曾经照顾过一位患有皮肤癌的老人。在入院时,这位老人被纠缠,继续发高烧。整个人几乎都处于死亡状态。谭美松与护士合作让他发烧,同时坚持在他的皮肤上擦药。十天后,老人从鬼门回来。

“他很开心。醒来之后,他告诉我,我妹妹,等我离开医院,请你吃饭。”老人的良好老式转移重新点燃了希望,谭美松也为此感到难以置信,并认为这是一个生存的想法。他。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两个多月后,老人病情复发,继续发高烧。当他烧温度计时,他看不到头部。当我感到困惑时,这位老人嘀咕了几声“不够”,但最后还是结束了。

在经历多次疾病后,已经被医院判处死刑的老人延长了三年的生命。在他的家人,医生和护理人员的眼中,这几乎是一个奇迹。谭美松说:“他死后不应该后悔。他知道这种疾病迟早会有生命,但只要能坚持一天,他就会坚持一天,永不放弃生活。他很勇敢。“

■镜头三

和解

允许患者更平静地接受死亡是临终关怀的目的之一,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青岛市中心医院心理服务志愿者团队为许多晚期癌症患者提供心理援助。心理治疗师于宗熙就是其中之一。她从许多已经暴露的垂死病人身上发现了这一点。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人性是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生命即将结束时,人们将不可避免地回顾过去。翟宗熙认为,一个人所感受到的人生价值水平将直接影响他们对死亡的态度。 “当你离开这个世界时,有些人非常害怕。有些人非常冷静。害怕的人往往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生命价值。他觉得生活毫无意义。更平静的人可能因为他感受到了他的生命。这是有价值的,即使你在这里画上句号,也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重塑患者的价值观是翟宗琦通过人类心理服务努力实现的目标。 “我们让患者再次看到他忽略了什么,比如他认为简单但实际上有益于他人的事情。我们鼓励或帮助患者在此过程中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和尊重。他理解他,让他觉得自己很有价值很重要,这种沟通本身就是重塑价值观的过程。“

一个人生病后,情绪容易出现情绪化。在阮宗棠看来,这可能是因为以前积累的负面情绪在生病后会被放大,或者患者自己觉得自己生病,被拖累,尴尬于家人,对自己生气,或影响那些不能做的人松手。我感到无助。 “以负面情绪走路是非常痛苦的。”宗宗棠帮助患者在生命的尽头倒下自己并重新审视自己,让他们找到情感出路并与自己和他人达成和解。

一位病人告诉Suzong-soo他生前的许多过去的事情,幸福或悲伤,并一再表达对他的爱人和女儿的抱歉。他觉得他的精力花在了他的工作上,忽视了家庭,成为一个无能的丈夫和父亲。他曾经答应陪伴他的情人出去旅行,没有实现,充满内疚。当女儿很小的时候,她被派去学习中国钢琴。他以为她太少照顾她了。既然她的女儿已经长大并回到他身边,他的生命非常短暂并且深感遗憾。更大的遗憾是他看不到女儿结婚,不知道她会遇到什么样的情人。

“他一再告诉我,他多少感谢他的爱人随时都有陪伴,他多么爱他的女儿。但他过去常常说话。在他最后说出来之前,他从未对家人说过任何话。”他说,这名病人去世后,他的妻子和女儿来感谢她,想知道他一生中对她所说的话。出于对患者隐私的保护,翟宗熙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他们,“他一直不好意思告诉你,陪你太少,他感到很遗憾,但他真的很爱你。他也是非常关心他离开后,你会怎样生活?“母亲和女儿听了,哭了。生与死的和解??跨越了生死。翟宗熙说,当人们要死的时候,那些平日难以谈论的话就会被表达出来,那些长期存在的结将会被打开。 “在我们的文化中,家庭成员不习惯彼此表达爱意。我们的志愿者可以成为帮助他们传递这部分情感并完成情感联系的桥梁。“

■镜头四

告别

飞猪